中华鳖爱吃百梦

是只中华鳖
奇奇怪怪
什么都写

好像是月初时候的摸鱼,很喜欢衬衫+水手服的设定就试着画了画。
plmm们画的制服都好好看,我的都是什么【

【查九|碎碎念|腐向注意※】朋友入扶氏股吗!!


这里大概是扶刚×扶幽,是骨科√
在小说里面连插图都没有的扶刚在漫画版里面居然那么好看——————!!而且是个巨帅的能带抢的警察!!
ou,扶家这两只一动一静的感觉太好了。哥哥大胆勇敢经常带着枪外出执行任务,弟弟有些胆小喜欢宅在房间里研究小发明。
和前后桌讨论过这两个人的一些梗:
第一部有说会拿哥哥的东西来研究比如手铐和对讲机,因为弄坏了所以会被哥哥惩罚♂嘿嘿嘿【←ni。所以哥哥的房间会有什么呢【真令人深思【×【我也好奇了起来【××
还有一个,扶刚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,扶幽百宝箱里的不少道具都是拆了哥哥的东西做成的(盲目猜测),这个时候一定匪肠难受。有种想写的冲动【
电影里的扶刚设定从警察变成大学生,虽然说科研兄弟也很带感,但还是之前那种一动一静的感觉更棒啊……

晚上给自己爽cp,他们真棒
真的很好磕【跪】
所以要一起磕吗!!!【

#拟人#燕子

*_(:」∠)_一个群里的拟人活动,不过当时没看到不能写植物的动物的拟人差点就没被收……
*文力几乎为零时的产物,嗯……希望能吃……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“林一,你今天也要早点回来,好吗?”林一和木一起站在玄关处,木一看着他在穿好鞋子时还不忘叮嘱几句:“别忘了带钥匙,不然我是不会给你开门的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又来了……是因为每天在家很闲所以才这么啰嗦吗?
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林一没等木一说完便不耐烦地回打断他,“木一你今天有点奇怪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……抱歉。”木一像犯错误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,他抿着嘴唇的样子更像是受了委屈:“我只是怕你又忘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噗嗤。”
        林一不知怎的笑了出来,抬起手摸了摸木一的头,“怕什么,不是有你在吗?你啊,也要注意好身体。虽然一直都在家,但也要注意吃好午饭,胃病又犯了可不好。多出去走走自然是很好的,所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林一不也是一样的吗。”木一打断了林一的话,抬起头满脸期待地看着他,“早点回来”。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一一把揽过木一的腰,在他的唇上留下一个深情的吻。
        “等我回来,我的……爱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虽然脸红着,但木一还是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一出门后,木一去房间换了衣服。那是他第一次来林一家时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我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打开门,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间充满回忆的小房子:采光极好的落地窗,随风摇曳的半透明印花窗帘,安定色调的地毯……都是他和林一一起准备的。
        反正自己走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吧。这些回忆,还有什么用呢?
        木一叹了口气,关上了门,关上了自己在这的所有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 初春的阳光算不上暖和,但能满足人们在经历严寒后对阳光对温暖的渴望。路边的梧桐树抽出了新枝,嫩绿的新叶在清晨露水的点缀下显得娇艳欲滴。冬去春来,若不出意外,梧桐树一直都在原地,一到春天便抽芽长枝。
       远处,感受到温暖的燕子也即将启程。翅膀扇动,飞回北方,只不过是为了找到另一个同样温暖的地方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自然规律,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 木一走到公园的长椅上坐好开始等待,也不知等了多久,终于有几只燕子飞到了他的身边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准备要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说真的不想走啊……这家的人对我真是超好的,每天都有美味的面包干。”
“所以说你才胖的飞不快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有点怀念前几年的那个窝,真的是有舒服有温暖。可惜再也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啊,别闹了……要不是我现在这样,可能我就会跟你们一起走了。想起来,又犯了和以前一样的错误……我知道这个地方不能长留但还是想回来。或许我很你们一起走才对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反正我们都是哪里温暖住哪里,冬天太冷了没时间考虑。”
       “就是,已经完全回不去出生的地方了。”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虽然很伤心但现实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是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对我来说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 “走了,该上路了。”
       木一从长椅上站起来,挥了挥手,“明年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一回到家里时已经很晚了。他打开门,习惯性的说了一句“我回来的”。
        莫名其妙的习惯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自己的包放在沙发上,家里的一切都没有变,只是多出了温馨的氛围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自己单身太久需要女朋友的关系?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不管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林一把自己埋在沙发里,闭上了眼睛。他做了个梦,梦见有一只燕子停留在他的肩膀上。然后,他听到了一个声音:
        ——那是燕子的悲哀的啼叫。